標題圖片
 
首頁 / 外來入侵種動物 / 外來總動員 / 外來是客?
外來是客?

外來是客?

 某日,小翠與小北出外覓食時,看到一隻剛搬來附近稻田的螺仔﹝福壽螺﹞,基於小翠友善的態度,她想要跟新來的朋友打招呼,可是小北卻阻止了她,還說「這些移民不是朋友!」,疑惑的小翠跟著小北去找老谷解答心中的疑問...

生物,是所有生態環境一旦受到自然改變或人為破壞,首先會被影響到的無言犧牲者,21世紀來臨,全球首要的威脅便是外來入侵種的問題。現在,就讓我們從發生在人類的好朋友~~青蛙,牠們身上的真實故事,一齊來瞭解這全面性危機的脈絡吧。

夏日的熱天午後,烏來娃娃谷裡一條僻靜小溪邊,清水幽幽,小北棲隱於一個頂上綠蔭滿滿的樹幹,正懶洋洋地消除暑氣,「聽說高溫已破36.4度了呢,人類真可憐,大太陽底下還得計較紫外線、SPF、美白的挖擱,還好,我是青蛙,太熱就閉目養神哩。」小北昏沉沉想著。不久,下起了一場不小的雷陣雨,雨後帶來的清涼彷彿天然的爽身噴霧,使小北精神一振,到了傍晚時分,差不多也該出門打點蟲蟲大餐了,急雨把樹葉吹打成搖搖欲墜,片片滴答落下,咦,有個窸窣蛙步聲靠近......草叢間出現了一個骨感的翠綠身影。

「咯,妳......打哪來的啊?」小北向陌生人問道。

「我叫小翠,住在下面森林小學附近的菜園,想說應該多多認識環境嘛,今天沿著森林步道散散步,就逛到了你家說,這兒真不錯,很安靜,你住很久了嗎?」她開朗大方回應著。

原本害羞木訥的小北在小翠熱情的搭訕下,漸漸敞開了話匣子,「原來我們都是台灣特有種耶!」、「原來我們都屬於保育類野生動物等級中列為珍貴稀有的呢!」、「哈哈,小翠妳的命名比較坎坷,明明是台灣人發現,卻被『阿兜仔』先發表了,咯。」、「別提了啦,『攏是』二十多年前的家族史了!你也不遑多讓啊,只有你們台北樹蛙會在泥土裡挖洞築巢呢。」彼此笑鬧著,很快便聊得十分投緣,「好啦,再聊下去,晚餐都變宵夜了,我們邊走邊說吧。」為盡地主之誼,小北提議一起出外覓食,順便報點在地的好康料給小翠。

在飽足了一頓蚊仔生鮮吃到飽大餐後,小北受小翠邀請到她家一遊,「你看,我家就在前面那座菜園的溝渠裡,這附近還有果園和小片稻田,吃東西超級方便的,唔,好像剛搬來的螺仔也在家的樣子耶,我們去和新鄰居打聲招呼吧。」小翠開心勾著小北的手,興奮地一直講話,絲毫沒察覺到小北越來越異樣的臉色,突然,小北硬是停住了腳步,冷冷說道:「我不想和   福壽螺 做朋友!很抱歉,壞了今晚的興致,改天再去妳家。」之後調頭就走。

嚇了一跳、完全不明究理的小翠仍追了上去,再三追問小北到底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你對新移民這麼反感?來者是客不是嗎,他們有做了什麼事惹到你嗎?」他沉默許久,尷尬的氣氛讓小翠難過又疑惑極了,小北終於吐出一句:「好,我帶去妳去見一個人,妳就知道了。」

小翠走在小北身後,安靜地穿越過水稻田埂,在不遠處屋舍旁空地的一盞路燈下,似乎蹲踞著一個圓滾碩大的褐色影子,乘涼晚風好不悠哉 ~ 那就是「步道伯」老谷,一位見多識廣的耆老。小北走近老谷,客氣地問好,然老谷轉頭卻越過小北直視著毫不怕生的小翠,緩緩笑道:「這小子,很久沒來找我了,一來找我,肯定有事情,說吧。」

兩人解釋了前因後果,老谷頓了一會兒,語氣沉重地回答:「妳也不要太責怪他的反應,既然來了,我解釋給妳聽吧。福壽螺是一種   外來種 ,南美洲阿根廷來的啦,紀錄片《無米樂》也有提到。但是,妳一定會好奇福壽螺為什麼變成『夭壽』螺這種壞名聲?當初,民國六十八年,有一位自以為聰明的憨呆商人以為福壽螺可以取代台灣原生種田螺作為食用螺類,就給他引進啦,沒想到,牠的肉質鬆軟,根本沒人愛吃,沒發到財還從此賠掉了農業經濟及生態環境,人類胡亂棄養,螺仔又是遇水就生、『見青則吃』的惡質特性,繁殖的速度實在是很可怕,牠們吃遍台灣的原生種植物,所以變成了人人討厭的   入侵種 !像民國七十年初,就已經造成台灣一萬八千多公頃的農田受害,大人叫小孩拿木棒幫忙打掉卵塊一點用都沒有,只好施放農藥,結果呢,造成水稻田的嚴重污染,許多生物跟著遭殃,當時啊,我的祖父的叔叔的二姐的表兄弟姐妹的子孫等許多親戚住在中南部農地,都被牽連到,甚至被毒死,說到這就令人傷心吶。總之一句話,福壽螺若是妳家鄰居,妳就要小心不要受牽連,連小命都丟了。」聽完長輩一席話,夜已深,小翠和小北道別後各自回家,但心中還是存疑:步道伯經驗資深,他說的應該不假,可是本土種和外來種、入侵種真的無法和平共處嗎?

小百科

福壽螺 ,學名Pomacea canaliculata,別名金寶螺、蘋果螺、龍鳳螺等,原產南美洲亞馬遜河下游和布拉大河流域的靜水區,1979年商人因食用價值引入台灣,日後卻造成了生態上的浩劫。其外觀與本省田螺相似,一生棲息於淡水中,為雜食性軟體動物,喜好取食植物的幼嫩部位,水稻、茭白筍、芋頭、菱角、空心菜等經濟作物深受其害;雌性福壽螺通常一年可產 7000~9000 個卵,卵塊呈鮮紅色葡萄串狀,孵化率高達90%,繁殖力驚人,蔓延了全台各地的溝渠溪流、池塘湖泊及稻田。福壽螺也在亞洲各國擴散成災,例如1981年傳入日本、翌年傳入菲律賓群島、1985年傳入大陸福州、廣州與杭州,尚包括南韓、馬來西亞、印度、泰國、越南、高棉、印尼等,世界衛生組織(WHO)亦將其視為重要蟲害並教育農友合理防治。 回本文

外來種 ,當人類活動日益頻繁且跨越天然地理屏障,海空陸交通便利,許多生物經由人類活動行為(來源包括農業或貿易行為引入、具娛樂及觀賞價值、生物防治所需、偷渡、科學研究所需、原來棲地改變等),刻意或無意被帶到原產地以外的其他地方,則這些生物稱之為外來種生物,根據國際自然及自然資源保育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al and Natural Resources, IUCN)於2000年公布之定義為:「一物種、亞種乃至於更低分類群,並包含該物種可能存活與繁殖的任何一部分,出現於自然分布區域及可擴散範圍之外」。外來種的影響可分經濟與生態部分,在生態方面難以估計損失,且影響層面廣,需耗費極大人力及金錢彌補防治,亦會間接影響經濟部分。 回本文

入侵種 ,IUCN(2000)定義其為「已於自然或半自然生態環境中建立穩定族群,並可能進而威脅原生生物多樣性者」。也就是說,經由人類活動,一物種離開原棲地進入新環境,順利適應、存活、繁殖後,若對新棲地原生種、環境、農業或人類造成傷害則稱為入侵種。據統計研究,所有被引進物種裡,約有10%在新的生態系統中可以自行繁殖,在可以自行繁殖的物種中,又大約有10%能夠造成生物災害成為入侵種。通常,外來種變成入侵種之主要條件包括以下四項:與原生棲地相似的環境條件、在移入的地區缺乏天敵和競爭對手、新地區有豐富的食物、物種本身具備較強的繁殖力和環境適應力。 回本文

 
TOP
回上一頁
 
排版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