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首頁 / 外來入侵種動物 / 外來總動員 / 流氓來白吃,農夫傷腦筋!
流氓來白吃,農夫傷腦筋!

流氓來白吃,農夫傷腦筋!

 在小翠對於入侵種的問題還不太以為然的時候,剛從學校回來的大北聽到螺仔搬來的消息吃了一驚,開始給小翠跟小北上了一堂螺仔到處破壞人類農田的事蹟...

外來入侵種造成的問題,難以預料後果,最現實的,你也一定猜得到,便是經濟上的耗損,從公部門到民間都擺脫不了其陰影,每年花費許多金錢在防治工作上。還有,人類不當的施放農藥試圖以毒攻之,亦造成原棲地裡各種生物在生存條件方面受到不小的危害,這衝擊有多大呢?另外,小翠經小北認識了研究生身份的大北,牠又會帶來什麼樣的意見呢?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過了一段日子,小翠天生耿直快語的個性,仍是恢復了常往小北家走動的習慣。夏天過去了,初秋,林意漸紅的娃娃谷,蜻蜓也來點綴,更可以享受各種生活風情,偶而聽聽瀑布嘩然,觀賞美麗的蕨類,偶而散步到溫泉館街,兩人無話不聊,但似乎有一個話題總是被閃避著,自從「上次」之後,小北沒再主動提過要到小翠家玩,敏感的小翠一個人時,不免回想起關於入侵種的問題......

一天黃昏,小翠正打算找小北出去,出門卻看到小北和另一個人走近,詫異之餘,「妳好,我是小北的哥哥,我叫大北,很高興小北能和妳結成好友,這傢伙向來孤僻,肯定受妳關照較多。」對方已先開口自我介紹,客客氣氣地。而三人簡單用餐完畢,便順勢於小翠家坐下來閒話一番,「聽小北說,妳家附近搬來了螺仔,他也帶妳去找過老谷,想必他說了不少歷史故事吧,不知道妳還有沒有什麼疑問的,或許我可以幫忙解答。」大北關心問道。

「話是這樣沒錯,但......,聽起來都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我沒親身經歷過,實在是不懂這些恩恩怨怨呀,螺仔他們到現在好像也沒做出什麼侵犯到我的事吶,大北哥你書唸得多,到底福壽螺真的是這麼嚴重的大事嗎?」小翠一度遲疑還是脫口坦白,一旁安靜的小北又馬上氣急敗壞地插嘴嚷嚷:「小呆瓜,那是妳還不知道厲害!等螺仔生出了多到爆的小螺仔妳就知道了!」

大北制止了衝動的弟弟,「你們還小,的確無法感同身受,但我們絕不能等到事情發生後才後悔,應該盡全力預防在前,小北說得也沒錯,無論如何,螺仔確實已經住在這裡了,實際上,情勢已經相當危險了!牠們平均每12~14天產卵一次,一次產卵約500~800粒,兩周左右即行孵化,仔螺孵化後不到兩個月可成熟具有生殖能力。好,你們想想,一隻可存活約90天以上的螺仔,一天取食6~16株稻苗,在如此等比級數的高度繁殖力下,將擴散波及多大範圍?」他問,兩人一試算,不禁面面相覷,「那......那不就等於只要一對螺仔夫婦的子孫只要一個多月後,就把一甲地的經濟效益吃光光!?農民根本是白白做工嘛!小翠,過不久妳家外面說不定會變成這般光景說!」小北驚呼道。

「是的,且第二期稻作插秧時氣溫較高,福壽螺活動力更強,農地受害就更明顯了。自1980年福壽螺被引進、棄養後,兩年後調查便已指出台灣大部份的農作物遭受其入侵,政府則花費了三千九百多萬進行防治工作,但成效不彰;然至1986年僅短短六年,全台灣遭福壽螺危害之面積有十七萬公頃,被啃食的稻米損失價值更超過十二億元,唉,這個數字還不包含其他農作物呢!此外,政府每年仍需在防治方面花上一億多元,或耗費不少金額以補償農民因稻作大量減產的災損;農民們每年增加稻苗補植成本又得鉅額自費購買農藥噴灑,導致收益降低,在在循環累積形成了極大的社會成本,還可能在施放過程中造成中毒。唉,這一切  經濟危害 肇始於人類的貪心,完全應驗了得不償失這一句話。哦,別忘了,福壽螺不僅虧損農業經濟,牠也是廣東住血線蟲的中間寄主之一(廣東住血線蟲會引發人類嗜伊紅性腦膜炎,嚴重者死亡),一旦食用未煮熟的螺肉,就有可能被傳染,這類的寄生蟲散播對人類的健康也有直接的影響。」大北忍不住嘆氣連連。

「天啊,我•終•於•懂•了。對了對了,大北哥,老谷伯還說連我們都會跟著遭殃,又是怎麼一回事呢,可不可以補充詳細一點?」小翠跟著緊張起來,大北再度搖頭說:「這也得話說十幾年前的錯誤使用,可惜人類不先多多求教老祖宗的智慧秘方,也就是最天然的生物防治法。像是於茭白筍田放養烏鰡(草魚),牠們將螺仔的殼咬得極為細碎後吐出,只取螺肉部分大快朵頤,烏鰡長得肥肥大大還可以賣個好價錢!或在稻田裡養鴨子,小鴨子除了愛吃福壽螺及卵塊,也會把害蟲一掃而空,沒事大個便還可幫忙施肥,宜蘭美味有機的「稻鴨米」(禾鴨米)就是這麼來的。總之,先前農民慣用『三苯醋錫』來防治福壽螺,卻不察該藥劑含有毒性,對人類造成了包括指甲脫落、皮膚潰爛、腫瘤、視力減退甚至失明等傷害。當然,最最具殺傷性的是,藥劑為原棲地水族生物及其水域生態帶來污染的重創,魚蝦蟹貝你我等水族類的死亡,真是淒淒慘慘、令人心痛的一頁啊!雖然,1999年起明令禁止使用三苯醋錫(目前的藥物防治法則以低毒性的聚乙醛和耐克螺兩種可濕性粉劑為主,也有人使用一些植物性除蝸劑,如麒麟花乳汁等等),未來也有行政院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把關,希望能有效防堵外來的危險病蟲害,但是吶,農田的二度污染已難以挽回。何況,連蘭嶼天池都看得見福壽螺了,螺仔的移動無遠弗屆,其他山溝水渠的,又哪來的人顧及,只好任牠們蠶食鯨吞原生種植物、慢慢改變台灣各地的生態環境了,唉唉。」小心,福壽螺就在你身邊,小翠和小北臨時上了大北哥深刻的一堂課,有點頭昏腦脹,卻也同時體悟了這股暗伏洶湧的威脅。

小百科

經濟危害 ,民國七十五年經正式統計,福壽螺入侵對稻米生產造成的有形損失,即高達新台幣十二億七千萬元,其後每年對水稻等農作物的損害約一億元以上;若合計有形與無形損失,福壽螺入侵台灣迄今,造成的經濟損失直逼新台幣百億。專家分析指出,福壽螺在過去二十五年已實際對台灣農業生態造成五十一億元的經濟損失,再加上政府和農民曾投入的防治費用,損失金額更直逼一百億元之譜,幾乎吃掉了四分之一條的高速公路。 回本文

 
TOP
回上一頁
 
排版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