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圖片
 
首頁 / 外來入侵種動物 / 外來總動員 / 停不下來的危機!
停不下來的危機!

停不下來的危機!!!

 在例行里民大會中,阿斑對著所有人又說了一遍他的故事,所有的人都不相信有那麼的嚴重,甚至認為人類很快就會解決問題,再一旁的大頭教授只好站了出來敘述外來種難以防治的原因並提醒大家這個問題已經在擴大而不受控制...

青蛙一族大集合,正視了外來入侵種浮上台面而顯現出來的種種實際問題,但,隱藏在冰山之下的部分,更需戒慎追蹤且隨時警醒,它不是數學,有解答,它不是物理,有程式,外來入侵種是綜合多元學科與人倫-21世紀的新應用科學,當然也是每一位新世界公民可以積極參與的永續議題,畢竟地球,只有一個,雖然是老生常談,卻更需要激進的改革動力,讓我們一起來保護大自然,LOVE AND PEACE!

一年總要汰舊迎新,烏來的各種青蛙,小翠、阿斑、小北大北,新面孔的斯文豪氏赤蛙、拉都希氏赤蛙等等,紛紛聚集到了「步道伯」老谷家,參加年度里民大會,當然也邀請了博學的大頭教授與席。在外來種迫近的21世紀,大家多少感受到隱約的危機,雖然有的青蛙半信半疑,但小翠大北等人在大會前主動散發自製傳單的呼籲下,也一致贊同這個臨時動議的重要性,希望彼此能累積交流意見成策,預見可能的災難並做好萬全的防治準備。

里民大會便在受害者阿斑的悲慘故事中開始了議程,阿斑忍住悲痛才講完這段仍歷歷在目的遭遇。或許真實情節急轉而下太過戲劇化,青蛙們不時竊竊私語,「大家靜靜,我知道,如此驚險的事情很難叫人馬上相信,我們應該要慶幸它還沒有降臨在我們的娃娃谷,外來種的釀災,好幾代前就發生過,但也不是明天就會跑到我們家門口,因此容易讓人鬆懈,可一時不備,它又長驅直入造成慘重的後果。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正視這個不定時炸彈,絕對不可心存僥倖!」主持人老谷站起來肅靜視聽,「老谷伯,不是不相信您,我聽說人類已經研發出應付方法,說不定過一陣子,外來入侵種就會被清除掃蕩,問題是有,但不嚴重吧,說不定是我們杞人憂天。」有人發言了,引起一頓七嘴八舌,「咳咳,在場諸君說的都有道理,不過依本人拙見,外來種一旦變成入侵種族群,常因其先天條件的高度適應力與缺乏天敵,為環境與社會經濟帶來不可逆的負面影響,就算事後防治也難全面斷根,我們不應全然相信人類的補救效果。」大頭教授不得不跳出來說明。

「難道沒有任何一個成功的案例嗎?」又有人發問,「還是有的,像  美國防治外來種非洲大蝸牛  斑馬淡菜 ,或  澳洲防治黑條紋淡菜 。不過,單一個案可供參考,不代表照本宣科的沿用就具同樣的成效。比方,為了解決台灣自1932年引入非洲大蝸牛作為食物卻導致農業災害,若選用夏威夷群島的生物控制法就會失敗,為什麼呢,夏威夷個案因缺乏科學基礎和風險評估而適得其反,然邁阿密政府透過廣大宣傳來發動全民獵蝸行動,歷經十年方控制成功,可見,防治策略千萬不可有絲毫輕忽或失誤,不然極可能造成二度入侵危害。」大頭教授回答道。

小翠好奇地問:「那麼,防治內容有哪些方式呢?」大頭教授回應:「歸結來說,因應外來入侵動植物,可採取人工防治、機械防治、生物防治、化學防治以及將這些方法整合起來的綜合治理措施。人力耗時、機械工具成本高、化學藥劑對環境的污染,所以,多管其下或是較合宜縝密的選擇。今天,外來入侵種之所以陷入惡性循環債務,主要是由於缺乏完備的律法體系、有效的科學知識和資訊交流、執法不嚴、生態意識淡薄,引進物種之初多以經濟利益為優先,沒有進行風險評估或不顧生態後果的盲目引進等等原因;真正永續的防治作法則需往上游著力,簡言之,便是嚴格控管外來種的來源且同時推廣提昇相關外來入侵種的各種知識。再來,請熟稔外來入侵種政治經濟學的研究生大北幫忙補充一些更精確的現況。」

大北接手麥克風,牠說道:「據國際自然及自然資源保護聯盟日前發表的報告,全球外來物種入侵為各國造成的經濟損失每年超過4000億美元,人類終於將之正視為21世紀在環境生態上燃眉之急的問題,政府陸續進行由上而下的長期分層防治,亦藉國際傳播分享經驗或公約串連,如聯合國的「世界自然憲章」(World Charter for Nature)(1982)與《生物多樣性公約》(1992),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公佈的世界上最具威脅性的一百種外來入侵物種,台灣的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也於去年起執行建置外來入侵種之生物資料庫,同「全球入侵種資訊網」(Global Invasive Species Information Network)合作接軌;立法部份,像美國有《植物檢疫法》、《國家入侵物種法》(1996)、《入侵物種法令》(1999),澳洲有《壓艙水指南》(1991,世界上第一部強制執行的壓艙水管理法規)、《澳大利亞生物多樣性保護國家策略》(1996)等等;管理及監督方面,越來越多國家組建了國家外來入侵物種委員會,或構建入侵物種國家研究中心,作為第一線警戒的強大後盾,如加拿大、澳洲、日本、印度、泰國、馬來西亞、南非等國。如此一來,面臨外來種入侵的擴散警報時,一切資源可化為緊急應變的全方位防治機制!」

會末,阿谷伯再次號召提醒:「想必大家都收益良多吧,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希望往後我們蛙族都能以知行合一的積極態度,一起來防堵外來入侵種!」而青蛙們響應連連,嘓聲四起。小翠一路經歷下來,福壽螺、阿斑的牛蛙事件、大北哥、大頭教授的耳濡目染,她覺得自己好像有點成長了,身為世界公民,就有盡一份保護環境的義務,不管防治外來入侵種之仗是否艱辛,她自許一定要好好學習下去。

小百科

美國防治外來種非洲大蝸牛 ,非洲大蝸牛,殼甚大,呈長卵圓形或橢圓形,主要生活在非洲熱帶、亞熱帶,但該蝸牛可透過休眠而於氣溫低的地方或不利條件下生存下來,亦具有驚人的繁殖速度。主要生活在菜園、農田、果園、公園、橡膠園裡,成蝸以綠色植物為主食,屬農業害蟲之一,也可能傳播結核病、腦膜炎等疾病。1936年,夏威夷群島先引進非洲大蝸牛當作食物,卻引起當地菜園農地浩劫,故1955年計劃再引入美國南部的掠食蝸牛,希望用生物控制法(Biological control)控制非洲大蝸牛的數量,然而,後者也造成對原生地蝸牛的危害。另一案例,1966年經偷渡引進美國本土邁阿密的三隻非洲大蝸牛,不到七年激增至兩萬隻,1969年美國政府發現事態嚴重,透過媒體並發出150,000份傳單宣導民眾,鼓勵人們主動用人力撿除,教導化學防治法,如此至1971年非洲大蝸牛已消減大半,其後因疏忽又發生3~4次增長,直到1975年在全力協同合作下才算控制成功。回本文

美國防治外來種斑馬淡菜 ,斑馬淡菜是體型大小如指甲蓋的軟體動物,繁殖能力強且適應力高,原產蘇俄,一世紀前傳遍歐洲。成體可黏附於生物及非生物的物體上,黏附之生物如植物及移動緩慢的生物如雙殼貝類(原生蛤)、螯蝦、海龜等,使得多種貝類與甲殼類因被覆蓋而死亡,亦剝奪其他生物的食物、空間及氧氣,造成原生物種絕滅;黏附之非生物如船身、水管通風口、浮筒、碼頭、防波堤等,易阻塞管線造成使用不便。美國防治實例,1988年,斑馬淡菜在St. Clair湖被發現,之後美國五大湖區都有分布且日益擴大,並毀壞了新州幾十條水路的生態環境,近十年來,各州動用許多人力,投入防治斑馬淡菜工作,花費達31億美元,主要控制方法包括:加強公眾教育、船隻進入新水域的外部清洗作業、清除魚餌與水桶水、隨時檢測船殼上的族群等多方人員持久配合。回本文

澳洲防治黑條紋淡菜 ,黑條紋淡菜為西大西洋水域(Gulf Mexico & Colombia)的原生種,現已擴散到世界其他各地如印度(1967)、日本台灣(1970)、香港(1980)、斐濟(1990)等等。黑條紋淡菜可於四星期長到1公分即達性成熟,每隻雌體能產50,000個卵粒,喜在岸邊形成15公分厚的貝床,破壞生態及生物多樣性,為世界危害最嚴重的外來種生物之一。澳洲防治實例,1999年3月,黑條紋淡菜在澳洲被Darwin發現,當年Darwin立即執行防治黑條紋淡菜計畫,利用藥物同時處理三個碼頭與濱海地區,檢查並處理420艘船,及調查鄰近海域環境,總共使用270人力、為時四星期、耗費200萬美金才完成防治。其後每月仍繼續檢查淡菜附苗器、纜繩或分離板是否有牠們的存在,結果發現無新苗或族群的建立,故相當成功。所利用的藥物Ferramol為殺軟體動物劑,是一種天然源化合物,據稱對動物和人類無毒害,是近30年來防治貝類用蝸牛散和涕滅威的有效替代藥物。回本文

 
TOP
回上一頁
 
排版圖片